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新闻中心>头条新闻

致正在消逝的传统印记——铁匠探寻

发布时间:2017年11月15日 点击数: 进入论坛 我要投稿 字号:

11月14日,56岁的铁匠邱金平正在自家后院打制铁具,他的身后是熊熊燃烧的熔炉。

邱金平打制出的铁具成品

应城网11月16日讯(记者杨芳芳):俗话说,“人民有三苦:撑船、打铁、卖豆腐”,在郎君镇程谢村,56岁的铁匠邱金平笑呵呵地说:“打了37年的铁,现在有汽锤,不用再大锤小锤,也没以前那么苦了。”

在自家后院一个隔出的小操作间里,这边是熊熊燃烧的熔炉,那边是嘚嘚作响的汽锤,邱金平一手迅速拿出烧红的原钢,立刻放到汽锤上打制,这不到十平米的小空间里,他一待就是9年。

熔炉的温度很高,稍一靠近就觉得一股热浪袭来,即使是现在这初冬时节,待上一会也觉得受不了,开始工作的邱金平在打制好一块原钢后迅速脱掉外套扔到了一边,“这里热得很,现在好一点,大热天的风扇一天到晚转还是汗如雨下,衣服就没干过。”

打铁是一门传统的手艺,将收购来的原钢锻造后再打制成各种器具。在邱金平的家中,他向记者展示了各种他打造出的成品,有锄头、斧头、篾刀、大铲等,同样的东西,在市面上也有机器制造的替代品。“机器做的比我做的差远了,我这个都是原钢打的,经过手工锤炼,比机器压制的更经用,价格虽然贵一点,也有人愿意买。”经邱金平手工打制的农具,价格高于市面上机器制造的同款50%左右,但并不愁销路,客户都是上门来订制,已销到了云梦、汉川、孝感等地。

在邱金平的家族里,这门技艺已经传了三代,从爷爷到父亲,再到他自己,19岁开始打铁,先是在汉川打了28年,后来又回到了家乡郎君,就在自己家门口竖了个门牌,“铁匠在此”一块简陋的白铁板上四个红漆大字,他靠着这门手艺,养活了一家老小。家中四代同堂,母亲、妻子、儿子儿媳和孙子6口人生活在一起,母亲已经83岁高龄,孙子才刚呀呀学语,儿子在外打工,剩下的负担都落在了他的肩上。“这样的锄头我一天从早到晚能做25个,一个月收入也能有个万把块,收入还过得去,虽然累了点,但一家大小也都靠这吃饭了。”在谈及技艺的传承时,他笑道:“现在的年轻人哪还能做这个,儿子也干不来,去外面打工了。整个应城几乎也没什么铁匠了,在这个行当里我这年纪都是年轻的了,我倒是想收个徒弟,只要能吃苦耐劳我肯定会倾囊相授,可惜难啊”,邱金平笑语中也不免有一丝遗憾。

走出邱金平家,他抱着孙子在门口送行,“在我还能做下去的时候,我肯定会把这个事做好,再往后的人怕是也看不到咯”,他打制出的质朴而粗糙的器具上,凝聚着我国劳动人民从古至今传承下的劳动智慧的结晶,古人怕是也想不到曾经坚不可摧的钢铁,如今也能在流水线上统一而规整,随着时代的发展进步,会有更多的传统手工业被工业化、科技发展进步所取代,生产线的成品锃锃发亮,而传统的手工制品却也有着不可磨灭的光辉。

[打印文章]